浮梦流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阅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浮梦流年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郁小雪尤有余悸的回忆起来,并看了眼门口的李叔、李婶。

    一旦阴气凌驾了她的阳气,死期立即会来临,这次就不会感冒了,直接就是咳血,然后小命休矣。

    郁小雪胸口开始明显起伏,随后害怕的看了一眼门口正盯着屋内的郁根叔,疑惑的说:“我记得我也感冒发烧了,不过后来,我睡了两天两夜,醒来就好了,爸爸好像也好了,只不过老是躲着我……”

    所以为了救郁小雪,我不顾媳妇姐姐的阻拦,站起来就朝着外婆卧室走去,但只是一眨眼功夫,就给拉住了衣角。

    通阴符是纯阳精血绘制的东西,能通鬼神,避妖邪。

    “婆婆过世前两天,就让我们小义屯所有的人都收拾东西离开,我那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人们就乱成了一锅粥,家里有老人在家的陆续都走了,不过也有一部分老人念旧没有离开。”

    郁小雪不明就里,问我怎么不和她一样,我只得推说我吃不惯这东西。

    “香又要烧完了。”我让郁小雪继续烧香,心里也开始盘算起接下来的事来。

    她恐怕也看到了门口那群阴魂有些不稳的样子,现在她还认为是人的话,就真是疯了。

    我气得要拉开姐姐的手,结果一阵瓷实的感觉传来,我顿时心凉了半截:媳妇姐姐呀,您也来凑热闹了?

    李叔叫李长坤,是屯里主事的屯长,他不走就正常不过了,而他不离开很大程度就会影响到大部分的人。

    “看来你是知道这东西了。”我点了点头。

    赶紧把通阴符放回了钱包,我心道好险,差点贪心做了傻事。

    我却一拍脑袋:是呀!我怎么忘了这一茬!通阴符完全可以烧了冲水服下,时效倍增!现在这样拿在手上装模作样,虽然威风凛凛,效用可是大打折扣了。

    “是婆婆的通阴符!”郁小雪回答我,眼珠子却瞪得大大的,捂着嘴巴。

    好比我身上那张通阴符,想起纸符,我立即就拿了出来,捏在手上,我尝试着甩动几下,下一刻,我和郁小雪几乎同时都看到了外边的阴魂魂体有些不稳起来,看来他们不敢靠近我们的原因很大程度来源这张符纸。

    我不知道小义屯的人都死了郁小雪为什么却没有死,但我很快就归咎到了外婆身上,没准她给了郁小雪什么厉害的辟邪物品也说不定。

    至于家里有老人的,那是外婆刚来时候就在小义屯住下来的人,她们都知道外婆的本事,而年轻人或许没经历过什么邪事,因此对外婆就不存在什么信任了。

做什么?这群……阴魂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我不露声色的问她。

    不过,我也明显感觉到纸符比之前颜色暗淡了许多,看来这玩意虽然好,可也不大经用,等到它失效时恐怕就是我和郁小雪的死期了。

    照通阴符的字符消失的时间推算,我最多还能撑两三天,至于郁小雪还能撑多久我就不知道了,可看她现在的脸色决计也不会太久,毕竟一个人在全是脏东西的小义屯呆了几天,不死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你有没有见过这东西?”这几天郁小雪都能安然无恙,唯一的解释就是她也有这张符纸。

    听我说了‘阴魂’两字,郁小雪小脸霎时间没了半点血色,抱着膝盖坐在了我身边。

    “婆婆劝了他们很久都无济于事,然后就让我去劝爸爸,让他去和李叔商量,可我去了爸爸都没肯听我的,婆婆去世后,小义村就起了大雾,大家就开始感冒发烧,接着咳血。”

    按照郁小雪的说法,外婆的去世让小义村的路大雾弥漫了,也是大家死亡的诱因,可在这个时代感冒发烧都能死人,那实在是有些荒诞了吧。

    我琢磨不出办法,因为我从来也没遇到过这种事情,思前想后,我决定去外婆的卧房看看,如果能找到多出来的通阴符就最好,再不济或许也能找到外婆遗留的关于这件事情的蛛丝马迹。

    我猛然看向了外面,李叔李婶此刻已经双目圆凸,面目狰狞的露出了笑容,看来他们打算在我燃烧符纸的空档里扑过来,到时候,就算外婆画的门神再厉害,一群阴魂拼着不要命也能把我阴死。

    随手就拿起了个一次性杯子,正想把通阴符点燃,可伸出手要点燃时,媳妇姐姐就拉住了我。

    “婆婆几天前把它烧成符水……给我喝下了,好恶心。”郁小雪脸色白得可怕,她在努力消化外面那群东西确实是阴魂的事实。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夏一天天九儿

浮梦流年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墨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