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魂界流魂街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阅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尸魂界流魂街啊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观月随口回了一句。

    采用融入十一番队队士的日常生活当中这种做法,从中获取参与感,以此满足无法拥有强大力量、走上战场并肩杀敌的强烈缺憾。

    可不管是怎样的人,又有怎样的背景。

    能够促使他们定居此地,乃至世代扎根的主要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为了近距离感受历代剑八那压倒性的强势力量。

    今天一早,不少早起开店的居民望着空荡荡的街道,感到十分不解。

    “陌生的死神?在哪儿?”

    “……!?”

    “刚刚有个陌生的死神跟我搭话。”

    辔町民风彪悍。

    “谁知道呢,挑战者败北的次数也不少啊。”

    名为‘辔町’。

    “你在说什么蠢话,出没出征我们还能不知道吗?”

    “怎么回事?十一番队昨晚出征了?现在还没回来吗?”

    这名居民似乎联想到了什么,猛地瞪大眼睛。

    突然意识到和自己对话的人声音无比陌生,居民转头望去,看到一张年轻得有些过分的面孔。

    “……”

    戴着锯叶草臂章,连哭泣的孩子也会吓到噤声的男人们就盘踞在这里。

    其余店主的表情从疑惑很快转变为震撼。

    “死霸装?你是十一番队的新人?没见过的脸啊,”

    “不,不是错觉,我也有这种感觉,而且我也知道你为什么会感到熟悉了。”

    “你在看什么呢?”

    “我觉得没准能行。”

    每当队士们出征回归,就会亲口讲述战场发生的种种趣谈,仿佛亲临其境一般无比刺激,每当目送队士们出征,都会热血沸腾,身心振奋不已。

    “……怎么说呢,总感觉今天的氛围很不对劲,而且……有种说不出的熟悉,似乎以前听谁说过类似的情况,还是说单纯的错觉?”

    因此,历代队长将被赋予‘剑八’的称号。

    “可是人都去哪了?平常这个时候,都会有人过来把昨晚喝醉酒的家伙抬回去,我的店里还有几个醉鬼,但抬他的人哪去了?”

    “花之武人……刳屋敷剑八,因为麾下女性队士较多而拥有了这个绰号。迄今为止除了最神秘的初代之外,最具传奇色彩,声望最高的剑八。”

    不是什么有美好寓意的地名,反而会令人联想到低贱卑微的牲口用的缰绳,和被这些缰绳拴着的居民们。

    咕咚。

    即便是在队舍附近开居酒屋的年轻老板娘也敢在队士们喝酒闹事的时候抡起板凳把人砸到桌子底下去。

    便朝着十一番队队舍走去。

    “哈?”

    “在位期长达数百年,我们的父辈、祖辈都听过他的事迹,还当成故事讲述给自己的孩子听,我不知道你们那边怎样,但我听到的关于他的第一个故事,是讲述了一个豪放不羁的男人成为剑八的那一天。”

    就如同现世的某些人喜欢看格斗比赛,向往着金戈铁马的军旅生涯。

    这时,旁边有人拍了他肩膀一下。

    “等等……该不会……”

    但在这座为死神、贵族打造的繁华都市里,却存在着一片与流魂街氛围极度相似的区域。

    “……?”

    “还不是,不过马上就是了。”

    “……那一天的十一番队也像现在一样安静,因为大部分队士都去道场观战了。”

    十一番队队舍就坐落于辔町中央。

    “新的剑八要出现了吗?”

    一名脸上有疤痕,手臂肌肉粗壮,看起来像是鱼贩子的白发老人望着街道尽头的十一番队队舍,表情颇为复杂。

    “不就在前……诶?人呢?”

    其他居民大多亦是生性粗鲁之辈。

    但真实情况恰然相反。

    此乃,最强死神之象征。

    不知从谁开始,一连串吞咽口水以及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

    “那也是太好了,这样一来打赢了他想必也没人会说闲话了吧。”

    从杀手集团演变过来的护庭十三队本身就是一股庞大的武装力量,在这种基础上被称为‘战斗番队’,可想而知是何等精锐。

    “鬼岩城大人可不像上一代剑八那么空有其表。”

    尸魂界中,瀞灵廷的治安自然不是流魂街能比的。m.erpingge.com

    白发老人声音低沉,牵动了所有人的心。

    “你们应该也听父辈们说起过那个发生在数百年前的‘花之武人集团’的故事吧?你们不觉得故事开幕,和今天发生的情况……很像吗?”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墨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