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魂界流魂街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阅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尸魂界流魂街啊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反倒是拼脚力,可能还占点优势。

    地形搜查、情报采集这些东西还没来得及学呢。

    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其余两人也是。

    碎蜂斜了他一眼,冷笑道:“想知道的话,就拔出你的斩魄刀冲他砍过去,这样一来就能满足你的好奇心了。”

    他们很想做点什么来摆脱这种煎熬,这时有人朝他们走去。

    但这到底不是比谁跑得更快。

    灵压感知只能找人或是灵压特殊的事物,草那么普通的东西漫山遍野都是。

    最后收敛起灵压,弯腰捡起同僚放在怀里的两株翁草。

    不远处的碎蜂眼角抽搐,一时间不是说什么好。

    观月嘀咕道。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确实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有这种程度的灵压稍只需稍加调教几十年就能胜任队长之位了。”



    “他的名字叫做观月,刚从真央灵术院毕业,属下已将他招入刑军,对其进行严格的训练,毫无疑问他是不输给市丸银的超级天才,因为过于偏科,故而名声不显。”碎蜂挺直腰腹,严肃回应。

    “别怪我啊,我也是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可不是故意玩些花的来博人眼球啊。”

    ……也行吧。

    毕竟原先瞬步的底子就不错,又突击训练了一周,再配合从‘八奇技’摸索出来的一些小窍门,那些老队员也只能看着他的背影干瞪眼。

    发现观月正看着他们这边。

    面庞肉眼可见的渗出了大量汗水,瞳孔扩大紧缩,身体肌肉僵硬得像是块铁,连动根手指都成了一种奢望。

    虽说守在终点打劫对方不是什么光彩的手段,但【隐秘机动】本身就不怎么光彩,完成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庞大的灵压蔓延开来与空气混为一体,由于来不及稀释分散,使得这方圆百米地带的大气质量陡然上升,犹如灌了铅似的沉重,甚至发出雷鸣似的轰响。www.mankewenxue.com

    身体本能的在与这种状态作斗争,但反而导致体力急速下滑,渐渐地连站立的力气都要失去了。

    “说得对啊喜助,别忘了,现在还在演武啊,你看看人家已经收集到了战利品,再看看你还在这磨蹭,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

    高密度的灵子重压陡然砸落,正在追逐战的三个队士只觉得眼前一黑,四肢使不上力,不得不被迫停下来修整。

    夜一眉头微皱,疑惑看着他。

    夜一微微点头,显然对于麾下出现这样的好苗子感到十分满意……就如同找到了有趣的玩具一样。

    闻言,浦原喜助面露苦笑:“这也不能怪我啊,就在观月先生解决完那三个人回来后,我就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危机感,没猜错的话……观月先生并不希望让我离开这里。”

    “碎蜂小姐,你还没说那位观月先生最擅长的是什么呢?”浦原喜助讨好般凑过来问道。

    浦原喜助沉吟道。

    跑在最前头的队士十分艰难地抬起头望去。

    威力相当强劲,堪比好几枚手榴弹同时爆炸,在地上打出个深一米,直径宽度两米的大坑出来,然后把手里的翁草往里一丢。

    做完这一切后,观月向碎蜂手一摊,意思是‘看到没我没偷懒这只是战术而已’。

    现阶段,他还无法凭借【炁体源流】辨认出其中必然存在的细微差异。

    “我也没有印象啊,看面容很年轻,难不成是那位据说是仅用一年就从灵术院毕业的天才?我记得叫做市丸银来着,碎蜂小姐是把对方从五番队挖过来了吗?”

    夜一摸着下巴,很是好奇。

    观月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已然承受不住自己的灵压跪倒在地的同僚,二话不说一发低序列缚道打过去,将其击晕。

    听到这话,夜一和碎蜂几乎是下意识地看向观月。

    确切地说是盯着浦原喜助一个人。

    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人,自己去哪儿找翁草?

    一旦踏入这片森林,就等于踏入了【隐秘机动】最擅长的战场,各种机关暗算,勾心斗角,岂是一个‘乱’字就能形容得了?

    一个样貌极为年轻的少年跨刀而来,那看似单薄的身躯体表缠绕着肉眼可见的银蓝色灵压,好似云雾环绕,衬托着整个人仿若神灵降世。

    “破道之一·冲。”

    “……原来还有这一手吗?碎蜂,这个小子你是从哪里拐来的?这种强度的灵压,可不是一般人,但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因灵压震荡的关系,眼前好似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强有力的重压向下拉扯着空间,倘若那是乌云,那么那些阴霾便是无数的雨线。

    迎着四枫院夜一等人‘主考官’异样的目光回到集合地点,观月随便找了个地方抬手一指,从指尖猛地释放出一股灵压冲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墨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