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魂界流魂街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阅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尸魂界流魂街啊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各位前辈来的可不是时候啊,不过不得不承认帮大忙。m.baiwenzai.com”

    一道瘦高的身影堂而皇之伫立着。

    碎蜂眉头一挑,插嘴道。

    观月表情凝重,缓缓说出了有些矛盾的话语。

    “喂,喜助。”

    忽的,一旁的碎蜂气势汹汹逼近观月,手点着他的胸口,咬牙切齿道:

    “这么看来,这只虚的头脑还蛮好用的嘛。”

    夜一可没有碎蜂那么乐观,不如说在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开始就进入了临战状态,气势变得极具侵略性和压迫力,再无半点平时那笑嘻嘻,好似没有烦恼一般的样子。

    碎蜂有些迟疑。

    尤其是……在知晓这是敌人的力量所致的情况下。

    “这不是和人形炸弹一样吗?”夜一光听就觉得棘手得不行,毕竟她擅长的白打,遇到这种可以自爆的敌人,冲上去近身战斗的风险性太高了。

    “夜一小姐说的很对,碎蜂小姐爱护部下的心情可以理解,不过可以等到回去以后慢慢相处嘛,眼下先要搞清楚事情的全貌,不介意我问一下战况吧,观月先生?”

    一点也不怕被人发现自己的存在。

    说话的同时,他抬起头,看向了山火蔓延不休的战场上空。

    硬要说的话……和浦原喜助挺像的。

    一瞬间,夜一、浦原、碎蜂意识到了什么,或者说感觉到了什么,猛地看向同一个位置。

    和那些奇形怪状又被各种残暴欲望所支配的虚可谓是两个极端。

    卢卡斯要是还活着,一定会无比震惊,因为观月仅凭两三个回合的交手就看破了它的秘密。

    虽说对擅长白打的人来说很不友好,但反过来说,如果让本来就擅长白打的强者拥有类似的能力,可以在接近战中制造爆炸,靠着爆炸性的动能轰击对手,是不是可以一鼓作气将其击溃呢?

    浦原喜助如果这个时候有戴着帽子的话一定会压了压帽檐,因为这样能帮助他调

    “不,你错了,碎蜂前辈,好用的不是它的脑子,而是……‘它’的。”

    正是知晓这点,他才敢直接采取行动,反正即便是出了些许差错也有人帮忙应付过去。

    虽说是呵斥,但更多的却是担忧关切。

    “对手是一只亚丘卡斯,体内的鲜血完全由液态化的虚闪取而代之,不仅如此,头部以下的身体都是特制的,相当于助燃剂,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引爆虚闪,扩大其威力,这次的爆炸就是它被我逼入绝境后,想拉着我一起同归于尽的结果。”

    观月言简意赅道。

    “好啦碎蜂,现在可不是说这种话题的时候……再者说了,我可不觉得观月有什么过错。”夜一摆了摆手,表情极为严肃:“想想看吧,如果观月没有到场的话,那就是其他队士去面对造成这种场面的敌人啊,你觉得到时候我们又能救下多少人?”

    因为对方长得太‘正常’了。

    她倒不是敬佩对方,而是单纯对这种战斗方式颇为感兴趣。

    当然,这只是玩笑话。

    观月注意到了被浦原、夜一等人保护起来的队士。

    “啊……这个灵压,不会错的,是虚。而且说到人型的虚,除了最上级的瓦史托德之外我也想不到别的可能了。”

    “不不不,及时支援的观月先生你才是帮大忙了。”浦原喜助倒是谦虚得很,一点也没有上位席官的架子。

    不如说……他正是要大发怜悯地给弱者们仰望自己的机会。

    粉色与金色各自参半的头发,戴着一副好似骨头做的白色眼镜,相貌称得上英俊,整个人书卷气很浓厚,给人一种学者的印象。

    “是的,本来用鬼道封住其行动后想要破坏它的面具,结果一刀砍上毫发无伤,我怀疑那只虚的本体其实就是它的头部,因为防御力过强,为了发挥出这个优势,才会刻意想办法创造出这么极端的躯体作为武器吧。”

    这俩人还是相当靠得住的。

    她甚至还转头主动向夜一低头请罪,完全是想把责任全部揽到自己身上。

    他实在无法对造成此景的缘由忽视不理。

    浦原喜助却注意到了别的细节:“等等观月先生,你说去头部以下的部分是特制的?”

    “夜一大人,都是我管理不当,还责罚于我。”

    “那是……虚吗?”

    他们的目光仿佛太具有针对性,被烧得通红的天空被轻易戳破了。

    “观月,你这家伙谁允许你擅自行动了!要是因为你的鲁莽和立功心切导致同僚负伤牺牲该怎么办?你有想过这一点吗?!”

    浦原喜助凝视前方,爆炎气浪正在平息,但火光把周围映红,方圆好几公里的森林都被燃尽了,大地也化作焦土。

    真实情况是,天上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黑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墨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