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瓜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阅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苦瓜粥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一艘在雾天燃烧坠毁的直升机,下场可想而知!

    宝石的力量散去, 留给夏岛津治的只有这具一直停留在18岁的身体, 和让纯白其他成员大叫“你快去休息!别乱跑!”的病弱后遗症。而这样的状态,在他从巨轮淋了雨回来之后就变得更加严重起来。

    他吐舌,厌恶地皱了皱眉头。

    【……啊,开了开了!淡岛说的果然没错,夏岛小哥这边视角开了!】

    “……津岛大人、津岛大人——!”

    【夏——岛——!快上啊呜呜呜呜呜家要被人偷了呜呜呜,淡岛他不行他好拉垮只帮着组织干活,拯救纯白还得看你啊夏岛呜呜呜呜】

    “……”

    “怎么

    【不要啊,我的爱丽丝!!!】

    【……!对了!就是在拖意外啊!】

    “您在哪里?津岛大人——!”

    【我的错,这种时候了我满脑子居然还是贝姐好好看……】

    “——我曾听某位大人这样说过,最失败的外交,便是鲜血外交。”

    该死的纯白……!

    ——和淡岛所说的一模一样的方案。

    有着一头黑色短卷发、一侧眼睛被绷带包裹着的少年懒懒地,抱着一本红皮的书躺在两棵高树之间的吊床。清早的阳光透过密密的冬青树叶打在他的脸颊上,他表情安详地快要睡着。

    【不,都给我夸夸夏岛,教了社畜兄开/锁的绷带小哥才是永远的神——!】

    使唤?

    她摆了摆头,将自己的一头金发甩到脑后,勾着唇角放下了手中枪,伸出了手指:“你知道五十年前那场中心大厦遇袭案吗?我们在大厦里安置了花火,准备着复刻一场一摸一样的事情呢。”

    贝尔摩德笑了:“不选择投靠的话,你身为纯白的干部,又是这样的人才——我们当然不会放过你。”

    树上的绷带少年懒懒翻了个身:“那种事,找春也那个小个子暴力狂不就好了?……关我什么事?”

    那衬衫衣领下,带有无线电信号接收器的金属制项圈仍在滋滋作响。而在这扭曲的电音下,在场的任何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贝尔摩德轻笑:“噢,也对,你们没有信号接收器,在这高空之上获得不了地上的情报。”

    “啊!在这里, 泽口你快点!津岛大人在这里!”

    “——你,还有你,你们,去把春也那家伙叫来去。”

    说着,他猛地弯下了腰,深深鞠了一躬,头低到近乎要掉下去:

    贝尔摩德将两个手指比在一起,划了一个绽开的圆形,笑道:“‘砰’——!”

    【还有弗朗西斯也在底下的大楼里呢!!!】

    “看来纯白也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堂而皇之啊——虽然开着教会、做着慈善,但具体怎么样,今天还真是让我好一个见识。”

    贝尔摩德身后的金发早已被高空的狂风所打乱,她咬了咬牙,坚持着将枪口对准了面前已经挟持住“波本”的安吾和梶井,嘲讽道:“噢?没想到堂堂纯白的干部大人,居然还会开/锁着烟的小活计。”

    “太宰大人,求求您帮帮中原大人吧!如果不可以的话,也请您跟着石二一起撤退,暂时逃离教会!”

    这里是教会中最为神秘的建筑——被教徒们称为「圆顶之馆」的别馆的后院, 淡岛千秋在设计这里时开辟了一片大大的水晶暖房,里面种满了许许多多的植物与花朵, 是整个教会最清新最安静的地方。夏岛津治平日里最常待得就是这里。

    泽口李人气喘吁吁的缓了会儿, 冲树上的夏岛津治行了一礼, 仰起头也急切地喊道:“太宰治大人, 大事不好了, 从那个组织来的那批人联系了他们的人反叛了,现在教会已经处于快被占领的状态了!”

    “挽回……这种时候的挽回?”

    夏岛津治:“……”

    ……好吵。

    ……反正肯定是森医生或者淡岛那家伙计划里的一环,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拜托您了!”

    就知道这对双胞胎收了宇谢野的好处,早就成了“奸细”!

    “刚才的枪击,是你们纯白安排的吧?连狙击/枪都安排上了,还说什么友不友好,不如干脆在这里把我和’波本‘直接杀了,带着我们的人头回去交事吧?”

    【双黑?双黑是什么?哇,还有这种搭档名?想看想看!】

    双胞胎之一:“不管怎么样,无论组不组‘双黑’都行,大人您赶紧下来吧!宇谢野医生说了要我们看着您,不能让您上蹿下跳再弄伤了自己!”

    ……还真是可怕啊,这个组织。

    【这家伙果然不是波本!果然是这样,我就说之前在淡岛的地图那边显示波本现在是在日本,怎么可能突然又回到美国去!】

    【呜呜呜呜绷带啊我的绷带小哥!救救纯白,救救爱丽丝的家噫呜呜噫】

    无聊的世界。www.ruxueshu.com

    只见在他的眼前,在真白石二和泽口李人看不见的视角里,一片荧蓝色的屏幕突然一闪而过,随即融化在了空气里。紧接着,一条、一条、又一条的滚动文字缓缓浮现,出现在夏岛津治的视野里。

    安吾冷静地指出:“都到了现在这样的时刻,我认为贝尔摩德小姐更应该做的是与我们坦诚事实,让我们身为彼此组织的代表再做商谈,尽力挽回彼此误会的事情。”

    ——再这样下去,万一露出来的机油和被击损烧坏的飞机零件所产生的火花碰在一起,飞机很有可能在空中直接点燃,然后爆炸!

    【……?!?!】

    向万能的许愿宝石“巨神之眼”许愿——许愿获得永远的长眠, 这样的梦想却因为他那与“太宰治”该死的一样的异能力,“人间失格”所抵消。他还活着, 但作为“怪盗梅勒斯”的他在大众的眼里已经死了。

    “双胞胎,我不是说了让你们不要带其他人过来的吗?”

    泽口李人:“许多教徒已经被劫持了,对方人数实在是太多了,我们担心中原大人……!”

    安吾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在这强烈的风下,此时直升机上的几个人都不太好过,只能拼命地用力抓紧身边的支撑物,好让自己也不被卷下去。

    “!——这位就是那位‘太宰治’大人吗!”

    “再过几分钟,就会像这样……”

    ……真是无趣啊。

    飓风猛吹,将机内的一切都吹的乱七八糟。文件早已被吹飞出去,不知散落在了纽约的某地。桌面上的茶杯经受不起这压力差,被吸望直升机门舱外去。

    不如说, 他也不被允许到更远的地方去, 森医生说“这是为了他的身体着想”。

    【!我也懂了!社畜快想想办法啊!快点从飞机上下去!】

    安吾心里松了口气,表情依然不为所动:“比起我的开/锁技术,贝尔摩德小姐的易容技术才让我更为惊奇。真不愧是纵横于影坛多年的影后——千面魔女,莎朗·温亚德小姐。”

    “……原来是这样。”

    ——无聊的异世界。

    “我猜,你们这样注重隐匿名声的组织,不可能会让自己炸掉大楼的事情传出去,因此,你们用的是‘纯白’的名头劫持了中心大厦,并且准备复刻爆/炸案,让纯白在正式出世之前就在社会上背上罪名?”

    ——“到你了,干活!”

    贝尔摩德忍不住笑出声来:“我真是越来越欣赏你了,安吾君,要不要真的考虑来我们这里?”

    【急死我了,你们赶紧的!这个破飞机都被打破油阀了,再拖下去发生意外了怎么办!】

    背对着狂风,贝尔摩德眼睛一睁,枪口仍未挪开,但却眯眼笑了起来:“那么,你应该是我的影迷了。”

    “两方持枪对峙下,真亏你还能说出友好这个词啊。”

    “您是纯白的成员,是这个教会的基石之一,是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的存在。即使您不愿意与中原大人搭档,重组‘双黑’也好,无论如何,也无论如何请您跟着石二一起……!”

    “波本”睁大了眼睛,声音却已经有些像漏了电一样的扭曲。

    揉了揉满头乱糟糟的黑色短卷发,夏岛津治合上书,重重叹了口气:“知道了知道了,真是的,就知道使唤人工作……”

    跟随贝尔摩德前来黑白会议的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波本!

    飞机的油阀似乎真的被刚才的枪击给击破,一股莫名的气味正在飞机上蔓延下去。舱门依然大开,止不住的寒风从舱门灌入机体里,将西装的衣角吹的翩翩而起。

    【社畜,永远的神呜呜呜呜!!!早就看贝尔摩德这个老娘们不顺眼了!】

    “你知道我?”

    他说。

    “不过是抵御外敌而已,我会去做的。”

    一秒、两秒……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梶井的鼻尖抽动,敏/感地嗅到了一股略微烧焦的气味。

    夏岛津治:“……”

    “激将也是没有用的,贝尔摩德小姐。”

    “大事不好了, 津岛大人!这次是例外,就请原谅吧!真的大事不好了!”小男孩灰头土脸地抬头着急地喊着。

    “现在情况愈加危险了,还请您……!”

    ——这里可是距离地面三千米的高空!掉下去的后果可想而知。

    【?意外,什么意外……】

    看不见弹幕的泽口李人一懵:“怎么会,我怎么敢使唤太宰大人您!”

    夏岛津治:“……等一下,你是从哪听来的‘双黑’这个名字?”

    【………………载入中…………】

    “……不!”

    “安吾君,真是不好意思。除了空中,我们还有着地上的布局——此时此刻,你那可怜的同僚正带着孩子,在纽约中心大厦内面临着可怕的恐怖组织劫持呢。”

    即使是异世界的横滨, 也是这么无趣的吗?

    金发飞舞,贝尔摩德的笑容愈发扩大:

    阳光刺眼,绷带少年眯了眯眼, 将书摊在了自己的脸上, 准备就这样睡着。

    ……啊啊啊,讨厌的本体!

    【贝尔摩德一直在说些不相关的废话,很明显是在拖时间,这是要干什么?】

    【快点啊社畜,别闲聊了,还等着干什么啊!】

    夏岛津治又叹了口气,夹起了书,找了几个落脚点便轻松地从树上跳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干得漂亮!社畜!!!】

    “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去做的,不就是和小矮子搭档么,多大点事。”

    夏岛津治掀开了脸上的书,抬了抬眼皮:“好吵啊, 你们……”

    即使没有收到来自本体淡岛的具体通信,但聪明如夏岛津治也瞬间理解了来自淡岛的命令——

    “喂喂,坂口君。”,正用枪顶着“波本”脑袋的梶井小声问道:“和美女聊天很开心吗?我们应该得先把手里这家伙的易容掀了才对吧。”

    风太大,安吾又推了推眼镜:“只是炸掉一栋位于纽约的毫不相关的大楼,这对纯白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恐怕不止如此吧。”

    强风吹拂下,安吾艰难地推了推眼镜,抬手举起自己手里的铁丝对着“波本”脖颈上的项圈某处狠狠撬了进去。

    “不选择投靠的话,你就会任由我在这艘即将失事的直升机上自己死去吗?”安吾问。

    他推了推安吾,低声道:“坂口氏,机尾可能情况不太对劲……!”

    安吾思索片刻,回答:“不必。虽然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矛盾,但今日我们前来此地的目的并不是和组织撕破脸。我们是为了寻求友好合作而来的,这是不会改变的事情。”

    夏岛津治张了张口,刚说了一个“不……”字,话语就被突然打断。

    贝尔摩德惊讶道:“你可真是越来越让我吃惊了,安吾君……我说认真的,比起纯白这样即将被组织吸纳的势力,你要不要考虑投靠到我们这边去?”

    不如说, 生命或许本身就是无趣或者无意义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网游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墨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