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阅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搞钱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小心翼翼的捧起他的手臂,对着伤口处轻轻吹气:“疼不疼?算了我去拿药箱,等我一下。”

    莫之阳拿药箱进来,把人按在床上,自己坐在旁边给他清洗伤口,上药,小心翼翼的模样,心疼的鼻头红红的:“疼不疼?你怎么不说啊!”

    没想到自己的情不自禁,在他看来确实这回事,沈长留哽住。

    沈长留怔住,才想起来自己一见他就情不自禁的,有些懊恼的拍拍头:“不是的,阳阳......”

    说完这番话,沈长留伸出手,抚摸他的脸颊,眼里满满的真诚和愧疚,自贬身价装可怜。

    这一个小插曲,让莫之阳都没有机会再去说什么,忙把人推开去开灯,果然看到他手臂的烫伤,眼睛一下红起来:“你怎么不说下,都已经烫成这样了。”

    阴谋诡计也好,怎么都好,他不能失去阳阳。

    走字,刺激到沈长留,他两步过去,从后边一把抱住他,手臂被烟头烫伤也没放开:“你走了我怎么办?我这辈子怎么办?”

    看着他出去,沈长留低头看自己的伤口,他还是在意自己的,否则不会这点伤口就紧张,那能不能利用他的在意,让人留下来,留在自己身边。

    甩开他的手:“我也是人,也有感情!你把我当替身,我爱你所以忍受,可我也有自尊,你不忍心伤害苏白,来找我发泄欲望,你把我当做一个人吗?”

    可是人越是压抑爆发时就越可怕,高一的时候,我遇到了导火索,是苏白,我对他一见钟情,甚至为了他和家里闹翻,被赶出家门。

    黑暗把心怀鬼胎的人保护得很好,莫之阳叹口气:“你得到你想要的,苏白回来,我这个所谓替身也该走了。”

    “阳阳,我从小就被父母管得很严,他们希望我好好读书去继承家里的产业,从小到大我都被管束的很紧。

    “阳阳!”见他要离开,沈长留猛地掀开被子,一把拉住他的手腕:“不是的,我来只是想告诉你,我......”

    但,要论谁卑鄙,还不一定呢。

    “你有苏白,有很多,不需要我。”这话刚说完,莫之阳低头才看到自己的烟头正按在他的手肘上,装作吓一跳:“长留你的手?!”

    可自从遇到你,都不一样了,你是甜的,是我想要珍惜疼爱的人,之前是我犯蠢犯浑才会这样,阳阳如果没有你,我这辈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挨得过。”

    阳阳请原谅我利用你对我的爱逼你留下来,是我卑鄙,所以我会用一辈子好好弥补。

    我不想回去所以一个人慢慢在外兼职打工交学费,到现在为止十五年的付出,其实他说的没错,是我一厢情愿,我不怨他只是怨我自己,那些苦是我活该。

    莫之阳还是没有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这是我不听我不听的进阶版。

    没给他机会说完,莫之阳站起身来:“今天是最后一次,过两天我学校辞职之后,就离开这里,你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的,就当不认识。”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墨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