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持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阅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双手持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说着,他和中年人一起离开了小楼。

    两人似乎并没有避开顾慎,顾慎也听明白了,他笑着站起身:“鸽市上来了个医生,那我要去见一见。”

    嗯,我如果能重新回到原来的世界,一定要对小姑娘使用赤脚医生系统。

    王五爷躺会椅子上,眯起眼:“这孩子,还真是像他的父亲。

    王五爷冷声:“他只是说他是医生,你确定他不是医生?”

    这种目光李东来太熟悉了。

    人啊,就如同墙头上的草一样,如果站不稳,会被大风刮下来。”

    鸽市的谈价方式很怪异,买卖双方把一块毛巾搭在手上,然后和对方的手握在一起,通过手指头来谈价。

    小姑娘把一条金毛犬寄养在李东来的宠物诊所里,约定两星期后取回。

    解放后武馆解散,一杆子师兄弟纷纷变成了工人。

    “比不得,你父亲是在战场上厮杀过的人,我以前只不过在天桥耍过几天把式,完全不能比。”

    中年人迟疑:“可是,这小子明显是个骗子。”

    他在社员大叔诧异的目光中,从怀中取出报纸,摊在地上。

    在小姑娘眼里,所有的人都是金毛犬,包括她自己。

    可惜,少了一份稳重劲。

    在鸽市兴起后,王五爷重新站了出来,带着一帮老兄弟维护起鸽市的秩序。

    当然,也顺带着收点水钱。

    王五爷在解放前在京城开了一家武馆。

    当时,主治医生和护士看向小姑娘的目光也大抵如此。

    他看了一眼顾慎,点头致歉,然后附在王五爷耳朵上嘀咕两句。

    敢于出现在鸽市上的人,大多经历过社会的毒打。

    眼光这么好的人,怎么会住进精神病院呢。

    鸽市中央的一栋两层小楼内,王五爷正和一个身穿将校呢大衣青年人对弈。

    不时有人凑过去,从怀中摸出几张票券,中年人摸了摸票券,从挎包中数出几张钞票递过去。

    这件事本可以到此结束,李东来只不过损失一点狗粮。

    在鸽市上,小打小闹,交易点农货,倒卖少许票券,是官方默许的。

    他听到金毛犬,就直接说小姑娘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报纸上的黑字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在漆黑的街道上,显得格外明亮。

    王五爷似乎没听到一般,轻轻落子,“顾慎,你又输了。”

    两人正闲聊着,一个身穿蓝色粗布衫的中年人,匆匆走进来。

    千万别把俺家的鸭子抢走了,这可是娃子的作业本钱。

    缺少了传统市场的喧嚣声,整个鸽市沉默得跟鬼蜮一般。

    盛德门鸽市的鸽主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鸽市的人不清楚他真实的名字,只知道他的诨名叫王五爷,据说是大刀王五的孙子。

    ...

    然后用手电筒,照亮报纸。

    “五大爷,您不想知道倒卖元青花瓷瓶的人到底是谁?”

    敢来鸽市骗人,今天你怕是走不出去了。

    顾慎看向棋盘,哑然失笑,“五大爷,你的棋艺比我父亲高多了。”

    鸽市的漆黑中,李东来蹲得腿都麻了,也没有一个人前来询问,并且往来之人的目光大都相同。

    这个水钱一般出自那些倒卖票券的券贩子,对于这些贩子来说,能够有一个交易的地方,这点额外开支算不了什么。

    王五爷收回胳膊,笑道:“赢一百目是赢,赢一目也是赢,有区别吗?”

    那些逛鬼市的人也纷纷驻足,他们的面孔虽被毛巾遮掩,依然可以感觉到他们脸上的惊讶。

    李东来在鬼蜮中缓缓穿行,直到把所有的出口都铭记在心中。

    社员大叔连忙把鸭子装进竹筐里,向旁边挪了两步。

    顾慎怔住了,沉思许久,苦笑摇头,“我好像明白父亲为何让我找你下棋了。”

    但是,江湖之人怎耐得住寂寞,再加上大家伙的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

    你一个医生不去医院坐诊,跑鸽市做什么?

    至于金毛犬,让李东来全权处置,可以卖了,也可以送入。

    青年人把黑子轻轻放在棋盘上,“王五爷,父亲让我感谢你上次提供的情报。”

    李东来按照合同上的电话,拨打了过去,电话是一个不耐烦的男人。

    中年人:....

    结果过了一个月,也没见到小姑娘的身影。

    他们围着看了一会,皆纷纷摇头离开。

    王五爷长叹:“鸽市的规矩是我们定下的,如果我们不遵守,怎能让大家伙服气。不过,如果他真是骗子,总会露出马脚。”

    王五爷说着,就要开始把棋子收进草篓里。

    没错,鸽市虽是京城的灰色地带,却不是不法之地。

    于是,李东来按照那个不耐烦男人提供的信息,来到了精神病院。

    他们腰间鼓囊囊的,应该是带了家伙。

    ...

    “客气了,我和你父亲是老相识了,这点忙应该帮。”王五爷应了一手,缓声说:“以后别叫我王五爷了,我就是一个朽老头子。”

    青年人抬起头,目光意味深长:“那...我就称您为五大爷吧。”

    中年人:“五爷,我们该怎么办?”

    顾慎此时也点清了目数,伸手拉住王五爷那只干瘦如柴的右手,“五大爷,刚才你飞星的话,岂不是能屠掉我的大龙,为何你要选择挂角,那样才赢了区区一目。”

    通过主治医生,他知道了小姑娘的病症。

    鸽市的两旁蹲着皮肤黝黑的社员。

    这个客户是一个好看的小姑娘。

    报纸上写着的是两个大字,医生。

    上过当,比吃过的白面馒头都多。

    才来到一个面前摆着两只鸭子的社员身旁。

    一旦出现武器,古董,亦或者是国宝,那鸽市就等着被冲吧。

    “呵,那是他嫌你是个臭棋篓子!”

    莫不是骗子吧。

    可他却起了好奇之心,因为他清晰的记得上次见到小姑娘时,小姑娘还口齿伶俐的喊了他一声‘靓仔’。

    小子,这是大爷多年前玩剩下的。

    王五爷耳朵抖动两下:“怎么办?不办。”

    黑暗角落里,站着几个挎着帆布包的中年人。

    他前世曾在第五精神病医院看望过一个客户。

    这里是鬼市,专门搞投机倒把的地方。

    为了让鸽市长期存在下去,每个鸽市都会有一名鸽主。

    进了鸽市,看到里面游走的人们皆用毛巾遮面,李东来也从腰间抽出一条白毛巾,绑在了头上,面孔上只露出两只眼睛。www.wangzaishuwu.com

    这小伙看起来人模人样,怎么是个疯子!

    中年人:“明白,我这就去盯着。”

    他们的面前摆着棒子面,花生,小磨油,大豆等粮食。

历史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墨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