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持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阅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双手持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当然,借着交流学习的机会,李东来也知道了丁秋楠的详细信息。

    李东来转了一圈,最后在一个卖鸡蛋的摊位前停下,“大爷,鸡蛋咋卖?”

    “哥,这可是鸡蛋,金贵着呢,你别给浪费了。”

    “哎,哎,哥,鸡蛋焦了,你快翻,快翻。”

    鸡蛋大爷没有用秤,在鸡蛋堆里挑了三个大鸡蛋:“三个,足有半斤,恁拿好。”

    ...

    夏日的太阳死得总是晚一点,快六点了,夕阳依然挂在筒子楼上。

    李东来一把拉开她的袖子,瞳孔顿时收缩一下。

    临近下班时间,焦院长也来到了内科诊室,他怕这位新来的赤脚医生会惹怒大学生。

    “哥,下一次,还是我做饭吧。”

    “你什么你,还不赶紧去,跟你那死鬼老爹一样没出息!”

    别在意?就这?

    “表哥?我呸,一看就是个穷酸,咱们贾家还没给别人道过歉,你出去告诉李东来那小子,想在这大院里安稳的住下去,就给我夹着尾巴老实点。”

    李东来冷下脸:“这么说,小孩子杀人放火也可以?”

    半个小时后,昏黄灯光下,两兄妹看着碗里黑乎乎的面条,面面相觑。

    她在得知李东来生活困苦后,主动借给他一块钱和一斤粮票。

    “师傅,你喝水。”

    野孩子就上来打她,李小妹身材瘦小,不是对手,结果胳膊就被野孩子挠伤了。

    当然,在他的话里,棒梗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

    怀揣一块钱,李东来有种腰缠万贯的感觉,他决定给李小妹改善一下伙食。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贾旭东听完之后,神情顿时尴尬起来:“我家棒梗还小,小孩子不懂事,你别在意。”

    李东来接过鸡蛋放在医疗箱里,掏出两毛四分钱。

    过了一会,贾旭东讪笑着走出来:“东来兄弟,你看这事闹得,反正就是一道口子,也不算啥大事,就算了吧。”

    “东来不是别人,是淮茹的表哥,况且这件事是咱家棒梗不对。”

    鸡蛋大爷也没数钱,一把丢进木箱子里,然后又蹲下抽起旱烟袋。

    李东来踩着淡金色光彩,回到四合院。

    也许有系统的加持,李小妹的伤已经不碍事了。

    路边的肉架子上挂着鲜红的猪肉,问了一下价格,一斤七毛八,还要肉票。

    ...

    万一系统宕机,面对亟需救治的病人,那不是抓瞎了。

    “表现合格,不过他根基太差,还需要在我这里多学习。”丁秋楠瞄一眼正在整理档案的李东来,咬着嘴唇小声说道。

    ....

    “那你等着,我去问问我家老太太。”贾旭东端着碗进了屋。

    “小妹,晚上咱们吃鸡蛋面条。”

    “麻烦?呵,只要咱有理,我还不信他们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李东来说着,就推开门走出去:“我现在就去找贾家的大人说道说道。”

    李东来心疼得直咧嘴:“怎么来的?”

    “没怎么,就是看书有点困了。”李小妹目光闪烁,说着还扭过头去。

    丁秋楠一本正经的说:“拿着吧,谁让我是你师傅呢?师傅帮助徒弟,不是应该的吗?”

    “...”

    “放心吧,哥哥能把死人救活,还炒不了鸡蛋。”

    “秦淮茹还是你表姐,你怎么能这样呢?”

    李小妹刚才一直趴在门口,听到了贾家门口的争吵声。

    看来,功夫还是不到家,以后要多舔。

    “丁医生,东来同志的表现还算合格吧?”

    李东来又买了半斤面条和一斤小白菜,葱姜蒜都来上几根,直到一块钱快花完,他才离开菜市场。

    差点被训成狗了。

    丁秋楠:.....

    当然是作为徒弟的满意,万一起风了,不会受到牵连。

    李东来摸摸她的脑袋:“这就对了,谁要欺负你,你就打回去。”

    “让我家棒梗给别人道歉?旭东,你怎么想的!”

    李东来还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人家,一时间竟气得说不出来话。

    “放心吧,哥哥不会给他们讲道理了。”李东来淡淡的笑。

    就在这时,一大爷听到争吵声走了过来,李东来还没来得及说话,贾旭东就把事情说了一遍。

    “小妹,你怎么了?”李东来把医疗箱放在桌子上,走到李小妹面前。

    一整天的时间,李东来就在丁秋楠的循循教导下度过了。

    她出身于工人家庭,三代贫农。

    “哥,这可是白面条,你小心点。”

    李东来沉思片刻,苦笑两声:“是,我确实是小题大做了。打扰了。”

    “哥哥,你回来了。”

    “师傅,要不我替你上厕所?”

    “哥能把死人救活,还...”

    “哥,我去做饭。”

    一大爷轻‘咳’两声,看向李东来:“东来啊,大爷年长一点,今天就要说你两句了。两个小孩子打架,那是常有的事,虽然棒梗先往李小妹的碗里洒了土灰,李小妹不是也把碗扣他脑袋上了嘛,至于那一道口子,完全就是误伤。”

    ...

    中午,李小妹做好棒子面粥,正端着碗在门外吃,贾家的野孩子跑过来往她碗里洒了一把土。

    “你跑到贾家门口来吵吵,就是破坏咱大院的团结,咱们大院模范四合院的名誉可来之不易,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珍惜。”

    贾旭东无奈的笑了笑:“不是没杀人放火吗?”

    看着忙碌的丁秋楠,李东来想到了前世的一个俗语,要想学得会,先给师傅睡。

    卖鸡蛋大爷正在点旱烟袋,他没理会李东来,小心地划着洋火,一边点,一边嘴巴快速地吧唧,直到嘴里吐出大口的烟,这才抬起头。

    小妹一整天都在屋里,应该憋坏了。

    李东来抿了抿嘴,买不起。

    李小妹的胳膊上,有一道绵长的血道子。

    步行来到朝阳菜市场,路边的棚房里摆着各种蔬菜。

    “不吃了,贾哥有件事我想给你说一下。”李东来把李小妹和棒梗之间的纠纷,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

    李小妹还想撒谎,却被李东来虎着脸给吓得说出了实话。

    ...

    下班铃声响起,王卫东耷拉着头从医院里出来。

    “这样吧,两天后,让东来同志坐诊,你在旁边盯着点,有不周到的地方,多提点。”

    李小妹低下头:“可是我怕给你找麻烦,咱们刚来京城,人生地不熟。”

    李小妹下意识的捂住胳膊,可是面对李东来的目光,她最后还是缓缓松开手,把胳膊抬了起来。

    刚到贾家门口,正好碰到贾旭东端着碗面条蹲在门口,看到李东来,贾旭东忙站起身:“东来,吃饭没,来吃一点?”

    有几次,李东来想上手给病人看病,刷一点积分。

    他意正言辞的样子,就好像这一切全是李东来的错一样。

    回到屋,李小妹还在做作业,李东来又拉出她的胳膊看了一下。

    由于是第一天上班,李东来没有被分配病人,就站在丁秋楠身旁学习。

    虽有赤脚医生系统,李东来还是决定认真学习。www.liulanwu.com

    贾家的野孩子,那不就是偷何雨水窝头的棒梗?

    可是考虑到系统提供的治疗方案,实在是拿不出手,他只能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看着。

    “丁老师,过两天我通过了考核,去后勤处预支了工资,就还你。”

    李东来冷笑:“我今天就是想让棒梗出来道个歉。”

    李东来接过票券揣进怀中,顿时有一种吃软饭的感觉。

    这师傅看着文静,训起人来一点都不给面子。

    轧钢厂医院是小型医院,病人的病情大多不太严重,基本上都是头疼感冒发烧之类的小病。

    在李东来看来,这是一件小事,小孩子打架是常有的事,只要棒梗站出来说一句软话,这件事就算揭过去了。

    对于这样的出身,李东来很满意。

    此时家家户户都开始做饭了,空气中弥漫着饭菜的香味。

    “妈,你...”

    “哥,哥,快掀锅盖,锅浴了。”

    “哥哥,不要找他们讲道理了,下一次我吃饭蹲在屋里吃,不出去就行了。”

    李东来帮李小妹涂上白茅根粉:“小妹,以后那个野小子再欺负你,你还打他不?”

    这种感觉,还不错。

    丁秋楠小鸡啄米般点头:“行,两天足够我把他训练成一个合格医生了。”

    那可是棒子面粥,家里总共才二十斤棒子面,李小妹强忍着泪水,把碗扣到了野孩子的头上。

    “多学习,对,应该让东来多跟着你学习。”焦院长古怪的笑,旋即他脸色一正:“不过咱们医院医生少,还是要尽快让东来同志坐诊。”

    “师傅,处方我来帮你写。”

    李东来兴奋的推开门。

    李东来阴沉下脸:“站住!把胳膊伸出来。”

    屋内隐约传来一阵埋怨。

    她担心李东来吃亏,小声说道:

    丁秋楠对李东来也满意,这小伙子虽是赤脚医生,没经过正规培训,可聪明好学一点就透,是个学医的好苗子。

    不过睡倒是算了,先舔一下吧。

    李小妹从椅子上站起身,她虽面带笑意,李东来还是从她红润的眼角,觉察到了异常。

    “四毛八一斤,小伙子,你要几斤?”

    “半斤。”

    看着白皙手掌中灼灼生辉的票券,李东来也没推辞。

    嗯,有个漂亮师傅,也是很大一部分原因。

    考虑到李小妹受了伤,李东来就免除了她的劳务,决定自己做饭。

    “打,我狠狠打他。”李小妹仰着小脸。

历史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墨阅小说网